查看: 770|回复: 1

[相关信息] 失联客机乘客家属:有一刻曾觉得飞机是潜水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0 19: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台市易安救捞装备有限公司,联系电话:0515-85755092
U9373P1T1D29666157F21DT20140310063154.jpg
苦等消息的家属已▲经疲惫不堪。 京华时报记者 赵思衡摄
  MH370航班失联已经两天两夜,对于家属来说是场“煎熬”。一直没有肯定的说法,还不知道要熬多久才有结果。家属们焦虑惊慌,茫然无措,而马航方面发布的消息,只能让家属的心情雪上加霜。大家都明白,时间越长,希望越渺茫。
  □茫然

  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流泪。
  8日晚8点多,在大堂吃完晚餐的潘女士再次回到丽都广场214雨轩厅的家属等候区,她的男朋友邢先生就在失联的航班上。
  她上午8点多获知消息后,立刻从天津乘城际列车赶来,然后马不停蹄地转地铁到达丽都饭店。
  潘女士茫然不知所措。“我脑子都是懵的。”她说,未能像预想中的那样——见到马航的工作人员,听他们介绍最新情况。什么都没有。在等候区,大家都跟她的状态一样。铺天盖地的信息等于没有信息,谁也不知道飞机在哪里,人在哪里。“我们只能在这里傻等,流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3-10 19: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兴奋

  我甚至觉得那一刻飞机就是潜水艇。

  晚上8点半,等候区内开始变得骚动,大家都被一句“我哥哥的QQ在线”吸引,纷纷朝声音源围去。同时,还有家属公布最新消息:“越南官方称,飞机是迫降在海面,大部分乘客都在机舱。”大家开始越说越激动,好像都亲眼见到在海上漂浮着的飞机。“我甚至觉得那一刻飞机就是潜水艇。”

  随后,大家又开始坐回椅子上,各自上网刷着微博,但气氛却与之前大为不同,大家都觉得这是好希望的开始。

  喝茶声,交谈声,开始变得高昂起来,一天的紧绷和克制在这一刻变得放松。

  □逃离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苦等,我受不了这里的压抑。

  然而,轻松的时间不过半小时。9点,网上出现各种辟谣信息,航班还处于失联状态,无任何进展,家属区内再次陷入压抑。

  晚上10点,雨轩厅内的家属们仍然焦急万分,不少家属一根接一根地吸烟,让大厅内烟雾缭绕。

  白天,家属们堆积了太多的情绪,不安,伤心,还有希望。晚上的他们,更多的是安静。“我觉得这就是一场苦等,我受不了这里的压抑。”家属潘女士径直冲出家属区,躲过媒体的闪光灯,来到丽都饭店外的露天广场呼吸新鲜空气。

  她步履缓慢,哭肿的眼睛不停回望广场附近的人群,一有骚动她就会停下脚步观望。几名从家属区跟随而来的记者在广场出口处将她拦住,希望她能接受采访。

  面对成群的相机和话筒,她眼神呆滞,不断地回复时,她的眼眶通红。最后,她深呼吸了几次,低头迅速离开。

  逃离广场的她,在丽都饭店一层的走廊内来回穿行,当走到楼梯处时,她停下了脚步,又转向了走廊。她双手插兜,低头在大厅行走,最后进入了卫生间。10分钟过去了,潘女士走出卫生间,通红的眼眶上留下了清洗的痕迹。

  □不满

  马航什么都不说,这让我很恼火。

  “马航什么都不说,这让我很恼火。”潘女士反复诉说着内心的不满。

  晚上12点,原定于11点半的新闻发布会已经推迟了半小时,原本从马来西亚赶来的行动小组一定先来饭店的承诺也一推再推,等候了近12小时的家属们心力交瘁,要求现场的工作人员给说法。

  “我们自发去新闻现场吧!”一人呼喊众人应,不到5分钟,100多人的房间变得空空。100多人,齐刷刷地走进大堂。家属代表开始面对记者的镜头,控诉对马航的不满。

  9日凌晨1点多,马航在国都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大堂内唯一的电视在咖啡厅,家属们围坐在电视机前,双眼紧盯着电视屏幕,没有任何言语。当听到仍未确定失联客机确切位置时,一些家属再也忍不住,哭泣起来。

  □难眠

  在房间里如坐针毡,还不如在这里苦等。

  凌晨2点多,潘女士回房后,记者的短信仿佛成了她寻找答案的出口。当记者告知并无新的进展时,她睁着眼久久无法入睡。

  凌晨4点,依旧没能睡着的潘女士再次向记者发短信询问:“现在什么情况了,到底什么消息,快告诉我!”

  凌晨5点多,潘女士又出现在雨轩厅内,她双眼盯着马航发言的工作人员,站着一动不动,并没有像其他家属那样团团围住马方工作人员。“我在房间里如坐针毡,还不如在这里苦等。”

  等候区内的家属们开始依次在纸上书写对马航和政府的提问及诉求。潘女士一直盯着手上的纸,“有好多想写的,我却不知道该写什么。”在纸上,潘女士用蓝色圆珠笔写着,“希望马航告知出事地点和具体情况”,但又用笔划掉。“这问了也没有用啊,他们也不知道。”

  在等候区,马航的工作人员依次回复了家属的问题并作出了相关承诺,虽然事件仍无任何进展,但对心如刀割的家属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虽然是自我安慰,但我真的觉得他们还是会回来的”。

  □离开

  如果有什么新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9日,马航方面陆续在家属区召开了几场说明会。9点50分,马航商务总裁遗憾地表示:“事件已经过去30个小时了,我们对此事持悲观态度。”这是马方第一次明确对公众表明观点。翻译还没说完,现场家属再次崩溃大哭。大家都明白,时间越长,生的希望越渺茫。

  坐在前排的一名年轻女士,痛苦呼喊:“把我也带走吧!”不到5分钟,痛哭的女士晕倒在家属怀里,“我有巧克力,我有风油精,我有救心丸……”一屋人迅速在女子周围撤离,让她呼吸更多的新鲜空气。“还好她醒过来了,我们现在不能有一点事,我们要挺住!”

  下午两点,等待无果的潘女士选择返回天津。“待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新进展。”整夜未眠的潘女士,讲话声音很轻。她告诉记者,如果有什么新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只有乘客的直系亲属可以去吉隆坡,我想去,却去不了啊”。

  京华时报记者王莉霞常鑫聂辉实习记者潘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易安公司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