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18|回复: 2

[相关信息] 中国救捞人的深海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4 14: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台市易安救捞装备有限公司,联系电话:0515-85755092
20140501073156876179983.jpg
  从103.5米成功下探到313.5米,中国氦氧饱和潜水能力大大拉近了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 郭一江 摄
  室外寒风瑟瑟,在上海外环的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潜水基地,潜水队员们在生命绳的牵引下,一步步潜到深水区。岸边趸船上,皮肤黝黑,说话声有些沙哑的金锋一边拽着牵引绳平衡潜水员身体,一边讲解着技术要领。这是全国劳动模范、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潜水队队长金锋工作的场景。
  4月22日,金锋手捧“2013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奖章时说,“这么多人开始关注工程潜水行业,我们向深海挺进,后继有人了。”金锋的获奖感言来自于他和航天员一样的国家使命感。
  2006年11月,在番禺油田单点立管修复工程中,潜水员需潜入100多米的水下作业,上海打捞局决定启用200米氦氧饱和潜水装备。这是我国首次采用氦氧饱和技术潜水,任何一个设备故障或操作失误,都可能危及潜水员的生命。
  金锋选择了第一个行潜——那是中国人在100米之下进行氦氧饱和潜水的第一次行潜。
  这是金锋的选择,也是中国“救捞精神”的选择……
  沉没的潜艇,托起中国救捞人的深海梦
  无论是国家指派的公益性抢险打捞及财产救助行动,还是海上财产救助、沉船沉物打捞清障、沉船存油、难船溢油的应急清除,中国的救捞潜水员总会出现在救援一线。
  2000年8月12日,俄罗斯海军核潜艇“库尔斯克号”不幸沉没,118名官兵葬身海底。由于不具备深海潜水作业能力,俄罗斯不得不求助于英国和挪威。交通运输部领导当时问时任上海打捞局局长的叶似虬:“如果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咱们能救得下人,捞得起船么?”叶似虬答:“不能,我们没有饱和潜水技术。”
  “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这是中国救捞队伍的职业追求。沉船发生,救捞潜水队员要带着钢丝在海底越过重重障碍把缆绳系在船底,以便专业设备将船托起。人员落水,救捞潜水队员要在黑暗的海面下,探寻生命的奇迹。
  2004年,黄河小浪底沉船事故中,来自上海打捞局的潜水员跳入61米深的水里搜寻。河底的淤泥达20米深,潜水员上岸后,耳朵被灌满了泥沙,身上也出现了被水压造成的伤痕。那一次的经历深深触动了当时上海打捞局的老局长叶似虬,他决心推进中国的饱和潜水项目。
  锐意进取,自主探索氦氧饱和潜水技术
  1983年,我国从法国进口了一套氦氧饱和深潜水设备,在库房一锁就是22年。上海打捞局获悉后将其购入,时任上海打捞局科研所所长郭杰集中了所有的技术人员,终于在2006年8月底将设备全部修复,9月初通过检验发证。
  郭杰与常规深潜打了十几年交道,转投到饱和潜水研究时心中没底,“只要能在公开资料中看到的饱和潜水技术,都没有太大的价值。”郭杰说,这项技术中的核心数据在各国都是严格保密的,比如下潜深度不同,氦气和氧气的混合比例会发生变化,但精确比例是多少,不可能从别人的嘴里听说,只能靠自主研究摸索。
  据了解,日益增长的石油开发,对海洋的深潜水事业提出尖端要求,此前,中国一年至少3000万美元的潜水市场份额被国外挖走。
  为了打破西方国家在饱和潜水市场上的垄断,交通运输部将300米饱和潜水项目和大深度潜水母船的建造列入“十一五”规划。同时,立项了200米饱和潜水技术的应用技术开发。
  氦氧饱和潜水的潜水员要在窄小密封的高压饱和舱内生活、休息。潜水医生金伟带团队负责制定潜水员的加压、减压方案、食谱,检测队员们的身体状况。“他们呼吸的气体是由氦气和氧气组成的混合体,氦气多,氧气少,混合的比例因海深不同而不同。”金伟要通过各类信息汇集、试验确定配比。
  300米饱和潜水员带队负责人胡建说,潜水员在生活舱和海底呼吸的都是这种气体,呼吸过程倒不困难,但声音变得像鸭子叫一样。“牙也特脆弱,不能吃太硬的东西。”采访时,记者看到金伟的笔记本上记着,不能吃黄豆,易排气;不能吃萝卜、韭菜,味道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4 14: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压下的106小时,中国103.5米的再出发

  2006年10月,南海番禺油田,每天盛产10万桶原油的油田突然停产。海底油管破损,不得不关闭油田。油田去找外国潜水公司潜到海底修管子,外方有别的项目,不能来。油田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向上海打捞局求助。

  11月9日,凛冽的北风中,一支由71人组成的潜水队伍悄然来到端点平台之上,5艘船舶在海上摆开阵势,潜水支持母船上,两个密封的大铁罐子便是生活舱和潜水钟,平时牢牢地对接在一起。

  第一次潜水,潜水员们在10公斤的高压环境中就整整煎熬了106个小时。“在里面,我感觉骨头压缩得厉害,有一种脱臼感觉,而且伸展不开,像被真空包装的食物。”年轻的潜水员张伟平说。

  11月10日,潜水员等待下水。“第一组,谁先下?”潜水总监陶宝龙向生活舱内6名潜水员问话。潜水员从未干过这种活,万一上不来咋办?几平方米封闭的生活舱内空气显得异常凝固。

  “我是潜水队长,我先下!”短暂的沉默后,金锋发了话。

  金锋穿好全套的潜水服,带着潜水员胡建,操起大扳手,按照监控室发来的指令打开生活舱的圆形拱门,进入与生活舱对接的锅炉般大小的潜水钟,然后关好拱门。潜水钟内,四壁空空,一种与世隔绝的恐惧向他们袭来。不一会儿,金锋感觉到潜水钟在慢慢下沉,而且,摇晃得越来越厉害,自己就像身处一只摇篮之中,胃肠中翻江倒海般难受。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约20分钟后,金锋再次收到指令:“打开底门,从潜水钟出潜”,他从潜水钟内的深度表上读出:100米。按操作程序将潜水钟底门打开,他和胡建相继游了出来。

  当下潜到103.5米深的附近水域时,金锋发现了那个需要拆下的大法兰。法兰重120公斤,布满海蛎子。身上长着刺的鲜红色的鱼从身旁穿过,这种鱼有毒,金锋旋转着手臂,戴着纱手套的手不停地避让。水下作业就像在太空行走,浑身使不出劲儿,稍用一点力,整个人就会腾地飘起来。

  在海底作业近8小时后,筋疲力尽的金锋和胡建重新游回悬在头顶的潜水钟,然后关好舱门,潜水钟上升,完成与生活舱的对接。金锋和队员胡建的成功返回让其他队员鼓起了干劲。3天内,另外两组潜水员徐震涛和沈峰、储永林和张伟平分别下水,拆螺栓、固定中水浮筒、电氦氧切割如意柄。潜水钟潜放15次,先后12名潜水员共出潜28人次。

  103.5米的成功行潜奠定了中国向深海下探的信心!为300米饱和潜水作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工网记者 于宛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5-4 14: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短评】实现梦想依靠的是什么

  上天、入地、下海,是人类拓展生存空间的三个探索方向。交通部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潜水队在长期实践中所表现出的那种不惧生死、科学探索的精神,正支撑起中国深潜事业的“下海梦”,体现出中国劳动者不畏艰难,不断挑战新深度的智慧与勇气。

  技术能力的突破首先需要人才队伍,技术能力的突破更取决于敢于实践的勇气。从103.5米成功下探到313.5米,中国氦氧饱和潜水能力大大拉近了和世界先进水平差距的生动实践给我们的启示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凭借的是亿万劳动者勤奋、智慧与勇气。完全实现中国深潜事业的“下海梦”,需要时间,需要投入,更需要不断挑战新深度的智慧和勇气,但只要有劳动者的勤奋创造,有一流的科研队伍,坚持正确的发展方向,目标可达,梦想可期。

  挑战新深度的不断成功,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的提出和扎实推进,一方面也离不开一线科研工作者的孜孜探索。这印证了这样一个观点:实现中国梦,必须依靠群众的首创精神,无数个实践也充分证明,崇尚劳动创造,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力量之源,胜利之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易安公司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